0755-36834811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创意观察

郑建平:宝鸡“城”已久,“市”不足
 
        旅游创意设计大师郑建平莅临宝鸡,剖析宝鸡旅游业发展现状,他认为,宝鸡过去背负太多历史文化遗留的包袱,束缚了创造性,当今文化竞争已经不再是占有权的竞争,而是旅游产品转化力强弱的竞争,他强调,在创造旅游产业新需求上,宝鸡应该努力寻“宝”。

宝鸡的旅游资源应再认识、再提升、再包装。

        郑建平用旅游资源评价的眼光看宝鸡,认为宝鸡的确在旅游资源上有一定优势,“既有山水资源、人文资源又有历史名胜、宗教文化资源,具备丰富的文化遗留。”但如果用旅游产业的另一个评价体系来看,资源和旅游产品之间有一个不对等的关系,资源禀赋的情况可能和最后开发的产品形态不一致,即一流的资源未必能开发出一流的旅游产品,郑建平认为,宝鸡虽然旅游资源丰富,但资源并未得到充分的挖掘和转化。那么对于现有的旅游资源,我们如何应用呢?“如果我们站在一个新经济的角度下对资源进行再次认识和评价,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天空。”
        郑建平把宝鸡的旅游文化资源分为三类,第一类资源很珍贵,如青铜器之乡、4A级景区佛骨圣地法门寺,它们具有唯一性、垄断性、不可再生性,对这类资源的开发要慎之又慎,要对其进行市场化的推广和旅游资源的转化,增强其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第二类是相似性资源,如4A级景区太白山,由于秦岭在省内延绵几百公里,叫卖这一山地风景,宝鸡面临与其他地区同质化竞争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人为实施的资源开发可塑性就很大,用创意的眼光和塑造文化产品的视野,对原有资源进行个性化的改造包装,显得尤为重要,当然这种开发改造是适度的、有条件的、有选择的;第三类就是非物质的遗产资源,比如炎帝陵、姜子牙钓鱼台、周公庙、三国遗址五丈原等,这些资源是潜在的,郑建平认为一般的城市旅游都面对的是后两类的资源如何利用的问题,他认为,应该用新经济条件下的新资源观来审视旅游资源,弱势资源如果开发得当,就会适销对路,易被人们接受。
郑建平强调,在新经济的眼光下,旅游资源并不一定是原生性的资源,可以是再生性的资源,资源禀赋和遗留固然是件好事情,但如果把它当成一种文化占有上的优势而背负沉重的包袱的话,就会束缚人的创造性,所以要把它挖掘成现实的优势,这个过程就是要站在一个文化旅游产业的立场上,把我们原有的文化进行再认识、再提升、再包装,转化成人们可以消费的产品。

宝鸡发展旅游业更要“有中看无”

        常州没有龙骨遗留,硬是无中生有造了个“中华恐龙园”,不仅赚得盘满钵满,还带动当地旅游业开始“破冰之旅”,朝旅游强市迈进;吉林蛟河县红叶并不出众,却能抓住机遇,借助央视的播出平台,大开拳脚努力宣传,开展了多届“长白山红叶旅游节”,硬是带动了当地的各个产业,用红叶托起城市的发展。通过很多案例的比较,人们会发现,有些地方虽有传统景点,但效益不好,有些地方没有资源,却能“无中生有”,创造很大价值。作为常州“中华恐龙园”、深圳的明思克航母等一系列的文化产品和旅游产品的操盘手,郑建平对资源如何利用,感受颇深。“恐龙园这样的产品,被市场称为‘无中生有’,实际上这个‘无’不是绝对的无,我们把人们在生活中司空见惯、不具备市场消费特点的产品通过我们的深度开发和包装,打造成符合市场要求的旅游产品而已,这类产品其实符合人们的审美和文化消费的心理需求,这一点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过程,所以我们把这种发现、再生、挖掘和再造的过程称为‘无中生有’,是用一种软资源、软实力来打造经济。”
        郑建平认为“无中生有”可以做为一种方法论,指导我们根据市场需求,选择和判断哪一类资源为我所用。当然还有第二种方法叫“有中看无”,郑建平觉得这种方法对宝鸡更具有借鉴意义,比如炎帝文化、宗教遗留、周秦汉历史典故等是不是都具备可以打造成旅游产品的条件呢,他认为这里面要有个价值判断,因为周边的西安也是周秦汉唐的文化遗留地,在相似的旅游产品的开发上比我们早,且规模影响力都很大,我们应该思考,如何避开同质化的锋芒,在有中寻找什么别人没有的,从这个探寻中,发现市场机遇。郑建平认为同质化资源并不可怕,关键是我们用什么方法来操作,他总结就是“同质异构”,就是同类资源可以用不同类的构成方法打造它。旅游是讲究注意力和影响力的,当今城市旅游竞争,就是要用大的文化影响力、大的话语权和强的转化力,使受众认可并接受我们的旅游产品。

宝鸡:工业与服务业应并驾齐驱

        当前宝鸡的物质已经达到一定发展水平,是不是还要先走工业化后城市化、先有钱再发展旅游产业的道路?郑建平说,目前欠发达地区和发达地区都步入一个有后工业发展的历史阶段,发达国家给我们提供一个可借鉴的经验就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可以同步发展,城市化可以促进工业化,甚至完全没有工业的城市,可以用服务产业、流通、商贸、旅游、文化产品输出,同样达到实现城市化的路径。宝鸡的第三产业比重偏小,城(代表硬件)已久、市(代表交易、生活、消费等)不足,我们完全可以采取用“市”的发达来促进“城”的发达,让两个车轮并驾齐驱发展的方式。
        新型服务经济应该带动刺激工业经济的发展,比如美国,现在休闲产业占据了它的13国土、13人口和13的资金,美国的制造业已经退到国民生产总值16%―19%的位置,而我们国家的经济驱动,目前绝大多数靠外贸依存度很强的制造业来完成,郑建平认为机械制造的增长是有极限的,城市领导者应该未雨绸缪,站在城市未来发展的战略资源的高度上,重新审视我们的现代服务业,将来它可能是这个城市成长的第一发动机,在这一轮的经济增长中,现代服务业绝不是工业的补丁,而因上升到战略高度加以重视。发展现代服务业谁落后了,谁就会尝到落伍的苦头。
        郑建平认为,宝鸡的问题是第三产业的弱势使商业资源没有充分释放,人民的有效需求被压抑,很多生活在这里的人觉得宝鸡没有什么好玩的,自己都有这种认识,又怎么能去影响外地游客呢?生活是生产的终极追求和引导者,旅游可以提高原有的物质产品的附加值,给人们情感和精神的满足,所以说它本身就在创造价值,为感受消费,已成为现代人越来越愿意接受的一种消费观念。包括旅游在内的如影视、娱乐、文化等都是低投入高产出的体验型产品。现在我们提倡发展现代服务业,实际上在新经济条件下,不断激活人们在现代社会的心理需求和情感需求。这些服务业态才是群众生活水准的真正代表。这样我们才可以说人民的小康在多个指标上得到了实现,城市在文化改造和精神产品的生产中,逐步步入和谐的境地。

发展现代服务业恰逢时机

        近日宝鸡市委、市政府提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旅游产业,记者询问郑建平,这时提出是否恰逢时机?郑建平表示,沿海城市早在三年前提出发展现代服务业,并以此加快了城市发展,这两年来这一发展思路,逐渐影响到内陆二线和三线城市,他觉得宝鸡市委、市政府提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的思路恰逢时机,因为宝鸡已经在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中,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基础,已由温饱型向小康型过渡,现在有能力注资发展现代服务业,这不仅是宝鸡经济结构转型和优化的需求,而且是新经济的大势所趋,越早转型越能在新一轮发展中获得机遇。“我相信,宝鸡在“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中,可以率先实现现代服务业的转型。”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电话: 0755-36834811     029-86699411     17191202211
短信: 0755-85547070      邮箱: plan@planchina.com    

734394267
www.planchina.com (中文网址:谋略.中国) 旅游创意网     技术支持:聚尚网络

谋略有限公司Ι 中国旅游设计院有限公司西部基地Ι 粤ICP备16036881号

微信公众号

ideasmap

web聊天
live chat